当前位置:首页 >> 安全

官场风云正文正文第五十六章离开

2020-06-02 11:57:33 来源:三河汽车网站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五十六章

陈兴和王忠、何齐三人沿着瀑布周边的地方转了一圈,除了已经有来过的何齐外,陈兴和王忠两人都是第一次过来,欣赏着这里的自然景观,陈兴的眼神是越来越亮,这里不仅有瀑布这么一个特色的景观,关键是周围的景致也一点不差,陈兴走到了一处山崖下,抬头望上去,是两块巨大的山岩如同通天巨人一般屹立着,中间隔了一个小小的缝隙,越往下,缝隙越大,直至到了下面,已经有一人宽的宽度,可以让人从两块巨大的山岩中间穿过。

陈兴在这里站定,指了指面前的两块山岩,对这身旁的王忠笑道,“你看这里是不是有点一线天的味道。”

“嗯,确实是差不了多少。”王忠点了点头,同样是抬头凝望着,眼里也露出了赞叹的神色,不得不说,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的确是令人称奇。

“走,我们从这山岩中间穿过去,看看后面是不是还有什么景观。”陈兴朝王忠和何齐二人挥了挥手,兴致勃勃的先往前走了去。

穿过两块巨大的山岩,迎面扑来的水汽让陈兴精神一振,往前走了几步,陈兴已经看到一个湖泊横亘在眼前,波光粼粼的湖水清澈见底,鱼儿在水下嬉戏着,湖泊的中间还有好几座小岛,可惜却是没有船只过去。

在陈兴旁边不远处,有两个女子对着湖泊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并不时的拿出相机拍照着,陈兴微微转头看了一眼,两个女子的穿着打扮都是十分的靓丽时尚,其中一个戴着一副大墨镜,遮住了大半边脸,一看就看出了这两人绝不会是这本地的乡下人,这穿着打扮在溪门这样的穷地方算是极为少见了,陈兴猜测着两女应该是同刚才瀑布前那群男女是同一行人,估计是从海城市区下来的。

陈兴的目光注视过去,那边的两女也发现了有人过来,看过来一眼,陈兴看到两女的正面时,倒是惊讶了一下,这俩女的容貌气质俱都是十分出色,陈兴惊讶于在这么个地方也能见到这样的女子,稍微看了一眼,陈兴也没再过多注意,继续将注意力放在周围的景观上,陈兴愈看愈是满意。

“这里并非只有瀑布那个单一景点,我们刚才一路走过来,已经看到好些很有特色的景致,每一个都能成为一个特色的景点,我看这里完全能开发成一个旅游景区。”陈兴对着后面跟过来的王忠和何齐两人说着,脸上也有几分不可思议的神色,“这里可是成片的自然景区,这么多年来竟然没人想过要来开发。”

“这只能说明我们的交通太差,来这里的人太少,以至于没人能发现这里的商机,若不是何秘书今天带我们过来,我也不知道这么个地方,我刚才听何秘书说这里还是会偶尔有人过来玩的,都是咱们溪门本地的,又或者是从海城下来的,但人数不多,我看之所以人少,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交通不便的原因。”王忠无奈的摇了摇头。

“交通是阻碍溪门发展的第一大拦路虎,看来有必要将发展交通作为第一要务提上日程了。”陈兴略微点头说着,“这里有现成的自然资源可以挖掘,这软件设施是足够了,硬件设施却是一点都没有,如果想要将这里发展成一个旅游区,那必须要先解决交通的问题。”

想到了过来的时候,是在土路上一路颠簸过来的,陈兴的眉头就紧紧的皱了起来,这坑洼不平的土路不好走不说,还很容易发生交通事故,一遇下雨天,更是成了沼泽路,这样的路况如果不改善,这里想要发展成一个旅游景区,那只能说是一个笑话。

“修路是一个问题,这里要建成一个旅游景区,能不能发展起来又是一个问题。”陈兴的眉头仍是紧拧着,“想的时候容易,但真正做起来就困难重重了,一个旅游景区要打出名气,这中间的宣传和造势也是不可或缺的,咱们这里毕竟不是像黄果树瀑布那种早就出名的旅游景点,不用宣传便能够出名,我们如果真要下决心发展这里,那宣传就必不可少,这可也是一大笔钱,广告要达到好的效果,起码要上中央电视台那样的电视平台,这广告费可是要好几千万。”

“说来说去,其实都是钱的问题。”王忠笑了笑,“县长,关键还是咱们溪门没钱,不然一切问题都可也迎刃而解。”

“是啊,关键还是没钱,有钱什么都好办,我们也不用想着这些事头疼。”陈兴也是无奈的笑了一下,“一分钱都能难倒英雄好汉,咱们溪门怎么说也是有着七八十万人口的县,着实是缺钱缺的慌。”

几人在周围又转了一转,就坐车回县里,来这里的目的终归不是游玩,而是为了看看何齐所说的景观到底有没有开发的价值,今天亲自到此一看,陈兴算是证实了何齐的话,这一片景区完全一块未曾开发过的地方,旅游资源自是不用多说,但关键还是开发价值,光靠县里的投资,别说溪门县的财政不宽裕,就算是县里的钱再多,也不够那样挥霍的,主要还是得吸引商人前来投资。

让王忠和何齐负责起草一个旅游业开发的建议草案,草案普一拟好,陈兴在隔天就将这个草案搬上了县政府的办公会议。

县里的几名副县长,包括县直属各机关行局的负责人悉数出席会议,这是陈兴第一次以县委副书记、代县长的身份主持政府办公会议,扫视着众人,目光微微在县财政局局长陆平的身上逗留了一下,陈兴即宣布会议开始。

每个人桌上都放着陈兴让人打印好的有关发展旅游业建议草案的文件,陈兴让众人翻开文件去看,嘴上已是开口道,

“在座的各位,有不少都是溪门本地人,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梅林镇和龙山镇的两镇交界处有一个瀑布,围绕着瀑布那一块的景观可以说是风光秀丽,景色怡人,前些天,何秘书跟我说那里的瀑布不会比黄果树大瀑布差,我当时还不相信,第二天特地去那里跑了一趟,亲身体会了一下那里的景色,瀑布虽然没有真像黄果树瀑布那样壮观,但却胜在整个地方的景色丝相关各方都严阵以待。毫不比那些著名风景区差,那个瀑布可以说只是其中一个漂亮的景点,周边还有不少美丽的景观,那一块区域,完全能够开发成一个旅游区,有着足够吸引眼球的景点能够开发起来。”

“陈县说的这个地方我倒是去过,是有一次下梅林镇考察的时候,和镇上的领导一起去那里走了一趟,当时我就惊讶于我们溪门竟然也有这么一处漂亮的地方,可是当时惊讶归惊讶,我也没有想过那里也蕴含着商机,可以开发成一个旅游区,还是陈县远见卓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张明在陈兴话音一落,忙不迭的出声附和着陈兴的话,露骨的马屁让会议室的不少人都是对其纷纷侧目。

办公室副主任王忠坐在会议室里的一角,看到张明的表现,王忠心里冷笑,张明以前旗帜鲜明的跟着李政,现在李政倒台了,才着急着的要讨好陈兴,也亏了对方的脸皮如此之厚,这见风使舵的本事只能让王忠自愧不如,往陈兴的方向看了过去,王忠多少也有点想看陈兴对张明这番话是什么样的表现,只见陈兴的脸色如常,并未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王忠心里暗地里琢磨了一下,脸色随即松缓开来,以他对陈兴的了解,陈兴脸上虽是没有表现什么,心里面恐怕对张明这样赤果果的马屁并不感冒。

“陈县,你说的这个地方我倒是没有去过,不过对于我们溪门来说,发展旅游业未必不是一条实际可行的路子,若是旅游业真能发展起来,带动起服务行业,餐饮业的发虽然是行业里的老大展,只要能形成产业规模,那每年能产生的经济效益可就十分可观了。”副县长方啸出声赞同着陈兴的话,他和陈兴已经站在同一战线上,这会自是出声支持。

“发展旅游业我是十分赞成的,前两年我也有向常勇同志提过这一想法,当时常勇同志说咱们溪门财政吃进,没有多余的钱拿出来投资旅游业,也就不了了之,现在两年过去了,我们溪门县的财政依旧是老样子,想要将旅游业搞起来,恐怕没那么容易,这前期的投入要不少,我们县里要拿出这个却是困难。”这时,分管旅游、教育、卫生、宗教等方面工作的副县长张琴也出声提了自己的建议,张琴对发展旅游业并不反对,还持支持态度,但同时又对县财政表示了担忧。

“张副县长说的没错,搞旅游业不是不行,但关键是咱们县里拿不出这个钱来投资,这段时间虽说在土地拍卖上获得了不少财政收入,但那些都要用于投入棚户区的改造,县财政仍是一贫如洗,想搞点别的,根本没什么闲钱。”财政局局长陆平皱着眉头道,对于陈兴的提议,陆平似是不支持也不反对,只客观的提了县财政的实际情况。

“陆平局长,我当上这个代县长也有一些天了吧,怎么也没见你来跟我详细汇报下咱们县财政的情况,以至于我这个代县长对咱们县里到底有多少家底都不清楚,想干点啥事心里还没底,你说你让我这个代县长怎么当家。”陈兴似笑非笑的盯着陆平。

“陈县,您前些天不是去江城了嘛,我本来是想要去找您,结果您不在,所以这事就耽搁了。”陆平笑着解释着,不动声色的瞥了陈兴一眼,陆平心里多少知道陈兴对他已经产生了成见。

“我去江城也就呆了一天,这回来溪门都好些天了,怎么也没见你过来。”陈兴看似开玩笑的说道,“人家都说财神爷架子大,我去市里、省里跑款子的时候,见到市财政局和省财政厅的人都得赔着笑脸,市里的先不说,到了省里,咱们这种小县城上去的,就算是个副县长,在人家财政厅的官员眼里,跟个大街上要饭的乞丐差不多,知道你的来意后,直接就可以把你丢在一边不管,里面随随便便一个科长都能把我们不放在眼里,我当时也是着实体会了一把什么叫财神爷难拜,省里是如此,市里同样是如此。”

陈兴将自己上市财政局和省财政厅的经历夸张了许多,当时因为跟市财政局局长何明相识的关系,陈兴在市财政局要款子还是十分顺利的,后来到省财政厅,除了一开始被人丢在休息室,干等了近一个小时,后来遇到财政厅副厅长郑宣,借着周明方的名头,陈兴其实也办的十分顺利,只不过这都源于他在周明方身边工作过的关系,如果他没有周明方这层关系,陈兴毫不怀疑自己到省财政厅去要钱,绝对也要经过一番折腾才能要到钱,这会陈兴故意如此说,其他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至于财政局局长陆平,此时哪里还会听不出陈兴的弦外之音,省里和市里的拨款能够这么快就下来,都是陈兴辛辛苦苦上去跑的,如今钱到了,他却是连说都没跟陈兴说一声,唯独只向县委书记汪东辰汇报了,说难听点,他这其实是没将陈兴放在眼里,陈兴此刻这样说,陆平脸色隐隐也有几分尴尬,笑着替自己辩解道,“陈县,省里和市里的拨款也才刚到,我这两天一直想要找时间跟您汇报的,没想到被一些事耽搁,就给忘了。”

“看来陆平局长的忘性挺大,全县的钱可就掌握在您一人手里,这哪一天你要是忘了少记一笔或者干嘛的,那进进出出指不定就是成百上千万的事,陆平局长您一不小心可就要被人说成是侵吞公款了,别人可以有忘性,您这财神爷可是万万不能,为了您自己的前途着想,您这个财政局长一定要长点记性。”县公安局局长路鸣笑着看了陆平一眼,神色煞是认真。

“多谢路局长关心,该记住的事我一定不会忘了。”陆平回了路鸣一句,脸色有些僵硬,路鸣神色间的嘲讽,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不动声色的往陈兴的方向看了看,陆平心里微微一凛,陈兴虽是初来乍到,但手段却是不容忽视。

“好了,咱们这是在开会研究旅游业的事,其它的就不要瞎扯了。”陈兴笑着摆了摆手,巡视着有些在看热闹的众人一眼,陈兴道,“我看这样吧,不少人对我说的这个地方都没去过,这样再讨论下去也没意义,我提个要求,大家在这两天都安排时间到我说的这个地方去走走看看,亲自去体会一下,回来咱们再来讨论建立风景区这个计划到底可不可行。”

陈兴说着转头看了陆平一眼,“陆平局长,这两天我要对县里的财政状况有个具体的了解,如果你实在是没有空的话,就让人备一份详细的资料,送到我的办公室里来。”

会议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陈兴走出了办公室,其他人也纷纷散了,晚上,陈兴和方啸、路鸣两人约了一起吃饭,还是在以前那家小饭馆里,三人倒是如同第一次那般吃的津津有味,一直在观察着一些细节的方啸看到陈兴还是和以前一样,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陈兴如今的身份地位发生改变,方啸多少有点担心陈兴也会变得和以前不一样,现在经过自己去观察,方啸真正的放心下来。

“跟着陈兴,将来或许真的能干出一番成就来。”方啸心里暗暗想着,李政之前拉拢他,方啸之所以拒绝,是因为觉得李政这人好面子,虚伪,贪图享受,方啸认为李政这种人终归是不会有什么大作为,甚至很有可能会出事,没想到他对李政暗中下的结论真正的应验了,而且李政出事比他预想的还早,一开始和陈兴的接触,已经让方啸感觉到陈兴和李政是完全不一样的人,这段时间了解下来,陈兴的言行举动都证实了方啸一开始的感觉,特别是方啸看出陈兴是真正的想做些实事,这也让方啸对陈兴更多了几分信心,跟着陈兴,将来的前程未必差的了,他虽然已经三十来岁的人,但在官场里面,他这个年龄能够当上副县长,已经算是相当年轻,和陈兴一样,两人应该说都是年轻人,同样怀着对事业的执着和梦想的激情,因此方啸现在是发自内心的支持陈兴。

“路鸣,你对陆平这个人有多少了解?”席间,陈兴转头问路鸣道。

“陆平我还真不是十分了解。”路鸣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我和他很少打过交道,今天在会上看到他对您阴奉阳违的,我这嘴巴就管不住了,不开口说几句着实不痛快。”

“呵呵,路鸣啊,你这个脾气得改改,开会毕竟是开会,得时刻注意自己是一名干部,我们应该更注重讲话的策略,这讲话也是一门艺术不是。”陈兴微微笑了一下,婉转的提醒着路鸣,路鸣在会上是在帮他将一些不方便说的话说出来,陈兴对此倒是不反对,但是路鸣说话的方式却是让其不太赞同,隐约有点攻击人的意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这个代县长指使着身边的人在政府办公会议上攻击持不同意见的干部。

“陈县,你是要了解陆平的哪些方面?家庭方面还是这个人的性格特点啥的?”方啸疑惑的望向陈兴,他对陆平多少有些了解。

“都可以,越详细越好。”陈兴点着头,笑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要想收服陆平,还得多从其他方面下手,不多了解他那就无从下手。”

“陈县,依我看,陆平这个财政局长跟您不是一条心,这样的人使唤起来也不得劲,关键还是不见得使唤得动,想办法将他拿下算了。”路鸣目光灼灼的盯着陈兴,有过之前跟陈兴一块设计让李政落马的经历,路鸣对这种一劳永逸的方法倒是有些上瘾了,想也没想便说了出来,李政是常务副县长都照样能将他撂下马,更何况陆平这个财政局长。

“路局,你可是想的太简单了,人事大权掌握在汪书记手上,没有汪书记点头,想要将陆平换下,那是不可能的事,陆平替汪书记掌管着钱袋子,你说汪书记会将自己的人给撤下来嘛,说句不敬的话,真要是发生那种情况,除非汪书记脑袋不正常了,又或者是陆平自己不受汪书记待见了,汪书记想要换个人,这才有可能,但不管怎么样,汪书记肯定会将这财政局长的位置紧紧的攥在自己手里,除了他自己的人,别人想要染指怕是极为困难。”方啸摇了摇头,他并不知道陈兴和路鸣设计让李政落马的事,是以对路鸣的话也未多想,以为路鸣是单纯的认为能够将陆平换下是一件容易的事,出声提醒着对方。

“方县说的是,看来是我想的太简单了。”路鸣讪笑着,不动声色的瞥了陈兴一眼,心说差点就将说漏了嘴了,方啸虽然也是自己人,但是看陈兴的样子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路鸣也能理解陈兴的这种心态,并不是说不信任方啸,而是这种事也不适合嚷嚷,能少一人知道就少一人知道,事情已经过了,说出来也没什么意义。

“嗯,你说的不错。”陈兴看了方啸一眼,点了点头,笑道,“但目前我们也只能从陆平身上入手,让陆平自己倒向我们这边来,这是我们目前能做的唯一办法,要不然就像你说的那样,组织人事大权掌握在汪书记手上,陆平又是汪书记的人,想从换人的角度去想办法的话,那是比登天还难,汪书记是绝对会拒绝的,所以我们只能从内部攻破他们的堡垒。”

陈兴笑了笑,“方县,你说说看陆平的情况,我们也好想办法对症下药。”

“陆平这个人,能够深受汪书记的赏识,将财政局长当得稳稳当当的,可以看出他是十分受汪书记信任的,之前李政也不是没有拉拢过他,但都没有成功,我看我们不妨从他的家人身上下手,走迂回路线,或许可以取得成效。”方啸沉吟着,见陈兴在认真听,又道,

“陆平很顾家,在我们县里的干部当中算是出了名的,如果评个好丈夫典范,陆平绝对是能够入选,他当这个财政局长,应酬不可谓不多,但熟悉陆平的人知道,陆平如果出来应酬喝酒,每天晚上九点前必定回家,而且陆平每次都不会喝的大醉,陆平有个女儿,陆平曾经笑说他那个宝贝闺女就是他的全部,我有听说过,他那个女儿去年好像就高考了,不知道报了哪所重点大学,没考上,听说又复读了,算算日子,再过三个月的样子就到六月份了,他那个宝贝闺女又该高考了。”

“陆平的女儿?”陈兴仔细寻思着方啸的话,“他女儿在哪复读?”

“好像就在咱们县一中吧。”方啸笑了笑道。

“县一中嘛。”陈兴低声呢喃着,脸上突的有了笑容,“待会吃完饭,我亲自到陆平家里去坐坐,不知道陆平看到我这个不速之客,会不会大吃一惊。”陈兴说着,自顾自的摇头笑了起来。

“陈县要亲自去拜访?”路鸣惊讶了一下,继而又道,“陈县您那么给他面子,这陆平要是不识趣的话,那就是太不识抬举了。”

“话不能这样说,如果能够这么容易的就将陆平拉拢过来,那我多去拜访几趟倒也值得。”陈兴笑着摇头,“对了,路鸣,你尽快找个时间到许江那里去拜访一趟,不管怎么说,许江名义上也是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我记得我之前像你了解过,你说许江在县里面一直都很低调,基本上没见他这么在公众场合露面,我看我们不妨去跟他接触试试,如果能将许江拉拢过来,那可是在常委会上多了一票。”

“许江书记?”路鸣明显没想到陈兴会提到许江,微微愣了一下,道,“许江书记也是从海城市下来的干部,他在海城的事我们倒没怎么听说,不过我倒是知道,他到了溪门之后,每天都会回海城的家里,晚上下班时间一到,他就准时的回海城,白天则是准时的从海城的过来,有人笑着说他是到溪门来混饭吃的,我看这话倒也不是没有道理,我这样说虽然对他不敬了点,但也是实话,他这个政法委书记主管着公检法的工作,却是从来都没具体过问什么,所有的事情到了他那里,他都说一个台词‘让下面自己决定’,需要他签字的,他一般也是直接签下字,上次我还听检察院那个李检私下里说他是签字书记。”

“每天都从溪门回海城?”陈兴错愕了一下,路鸣说的话着实让他觉得不可思议,溪门县城到海城市区虽然也就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但天天这样来回跑也是够折腾的,像他有时候也才一个月才会回一趟家,除非是去江城的话,那就顺道回家去看看,听到许江是每天来回跑,陈兴能不惊讶才怪。

“是啊,所以我就搞不明白这许江书记心里是怎么想的了,我估计啊,他以前在海城应该混得不错,被发配到咱们溪门这个穷地方来,心里接受不了,产生落差了,就干脆当个撒手书记了,什么都不管。”路鸣笑着摇头道。

“我看就算是许江想要认真管管自己分管的工作,也不一定就能如意,你看看之前的韩东,还有荣鹏,这些人能买许江的账吗?也都是当面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我看许江不管倒还是对的,一管指不定还管得自己心烦。”方啸半开玩笑的说着。

“呵呵,方县说的情况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之前韩东和荣鹏还在的时候,这两人都是紧紧靠着李绍同,还真不会买许江书记的账。”路鸣点头笑着,换成是他自己,因为许江已经长期不管事,他也不会去听许江的招呼。

“是嘛,许江也是海城下来的?”陈兴诧异了一下,上次有听路鸣提到过许江,但并未提到这个,这会路鸣说起,陈兴也有几分好奇,笑道,“看来我找个时间也得好好跟这位许江书记一起聊一聊才是。”

几人说着说着就说到今天上午开会的事情来,方啸看着陈兴,“陈县,您说要建旅游区,是动真格的?”

“自然是动真格,难不成我吃饱撑着,光喊喊口号是不是。”陈兴笑着摇了摇头,“方县,明天你也去那里看一下,到时候你就会同意我的看法了,那里建一个旅游区,绝对是可行的。”陈兴笑着道。

“陈县去看过了,我当然是相信您的眼光,只是要吸引人来投资,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感兴趣。”方啸皱了皱眉头。

“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现在也没法去想以后的状况会怎么样,关键是要做好眼前应该做的事,当务之急的任务就是要修一条县城直通那里的公路,只要交通发展起来,就先解决了第一个大问题。去年海城的旅游收入首次超过350亿,全年接待游客人次达到2700万人次,随着旅游业这几年的强劲增长,旅游产业已经成为海城的重要支柱产业,溪门紧紧靠着海城,完全可以从海城快速发展的旅游业中分一杯羹,所以眼前的这些困难都不应该使我们怯步,而是要去克服困难。”陈兴满怀信心的说着。

痛经怎么调理的食谱
乳房胀痛的病因
患伤风感冒用什么药效果好

继续阅读

[p]《平凡的世界》 路在脚下

《平凡的世界》 路在脚下,梦在前方文/流涓1975年二、三月间,一个平平常常...

来自:安全发表于:2020-07-13 18:22:37
[p]健康护理

健康护理:小儿呕吐应该如何预防? 2010年07月05日 21:41中国早教罗宽1.新生儿...

来自:安全发表于:2020-07-13 16:56:20
[p]] 邓超曝爱女名系儿子所取 孙俪掌握财政 11

> 邓超曝爱女名系儿子所取 孙俪掌握财政 11:27:17近期刚刚喜得千金的邓超,...

来自:安全发表于:2020-07-13 13:30:18
弹弹堂手游史诗的龙时装怎么获得

弹弹堂手游史诗的龙时装怎么获得永远的7日之都轮回之境怎么玩 轮回之境玩...

来自:安全发表于:2020-07-13 12:56:54
[p]本报讯 据上海有关部门透露

本报讯 据上海有关部门透露,在地价被认为是未来高房价支撑力量的市场环...

来自:安全发表于:2020-07-13 12:42:26
我的聊斋画本第九十三章小城

我的聊斋画本 第九十三章 小城这老秃鸟看上去虽然苍老,但是眼神却依旧十...

来自:安全发表于:2020-07-13 11:50:03